下一版 4    
 
·风筝的叙事范式:传承、衍绎与传播
 

 

 

 

 

 

风筝的叙事范式:传承、衍绎与传播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6/11/15  【字体: 字体颜色
 
 

□ 记者 刘敬华  驻区记者 包玉龙 通讯员 高小林

如东国际风筝邀请赛至今已经举办了十六届,每届赛事都吸引了海内外几百名选手同场竞技,传统风筝和运动风筝动静呼应、争奇斗巧的场景蔚为惊艳、壮观。如今,风筝赛已经成为如东对外推介文化品牌,提高知名度的一张响亮名片,近几年,慕名前来报名参赛的海外选手不断增多,很多国内高水平的风筝代表队更成了赛事的“常客”。

在行家眼中,风筝之所以能够成为一个地区打造文化品牌的载体,就在于它的叙事性。“风筝依其自身属性、运动方式等因素而在表达不同的内涵和意义。”上海真新特技风筝队队员黄玉珠从小喜好把玩传统风筝,退休后又和一群“年轻人”玩起了运动风筝,在他看来,风筝本质上是“叙事者”,有着特殊的叙事功能,主要有三种表现方式:传承,讲究扎、糊、绘、放四门功课的传统风筝背负着承续传统文化的美学使命;衍绎,作为舶来品的运动风筝在普及、勃兴过程中表达着某种特定的时代精神;传播,风筝赛事则凭借现代经济规范捆绑营销地域性特色、特产,打造、提升地域品牌形象。

传统的传承:“四门功课”内在地叙述文化内涵

南通板鹞风筝是与北京沙燕风筝、天津软翅风筝、山东长串风筝并称为中国四大传统风筝。而板鹞风筝不仅是极有观赏与收藏价值的艺术珍品,更有各种音调的哨口和谐而有节奏地震空齐鸣。“南通的板鹞有很深的文化积淀,它的传承确实很久远。”黄玉珠是天津人,小时候虽然对南通比较陌生,但对板鹞风筝却有着浓厚兴趣,“在曹雪芹所著的《南鸢北筝考工志》中详细记载了南通板鹞风筝的轧制、绘画等工艺,美国航天博物馆第一个就是沙燕风筝,是飞机的鼻祖,而南通的板鹞,作为风筝的种类出现在中国的历史上也是很久的事情了,估计有一千多年。”

“一般来讲,传统风筝讲究四门功课:扎、糊、绘、放。”大豫镇81岁高龄的李海峰十几岁就开始玩板鹞风筝,至今还活跃在放飞赛场,他向记者介绍了板鹞风筝的整个制作过程。

板鹞的扎制工艺要求颇高,首先选择质地坚实,弹性好的江南笔竹或本地上乘老竹,用文火烤直,砂纸打光,罩以清漆。扎时做到上下左右对称均匀,轻重一致,尢其是左右两根边骨的精细和弹性必须分毫不差,板鹞骨架扎好后,用事先按其尺寸绘绣好的绢布缝合,再用去其弹性的蜡线或细绳作引线。“板鹞扎制前后有十余道工艺,数十条要领,这些在民间经过千锤百炼的精湛工艺,使得标准的哨口板鹞,无论大小,均可在空中承受五级以上风力,即使在七八级的强风中,仍可稳悬于数百米高空。”李海峰说。

板鹞风筝的绘画和北方风筝基本相似,都是先白描后彩绘的工笔绘画。但在内容上,北方多注重动物,尤其是飞禽,而南方多注重人物,大多是采自汉族民间故事。板鹞风筝上画的最多的是八仙过海图,取其富贵吉祥的寓意。绘好的绸布按风筝的大小骨架粘合,在粘合时,早期的风筝都是采用针线缝制。“绘画是传统风筝制作的一道重要环节,是代表板鹞风筝文化艺术价值的核心元素,地域文化属性、审美趣味、民间传统等都得到彰显。”黄玉珠认为相比于其他类型的传统风筝,板鹞风筝对融合地域文化的绘画工艺更加考究。

“板鹞风筝的最大特点是缀满大小不等的哨口,多者达数千只。”李海峰说,哨口通常用葫芦、果壳(白果壳、板栗壳、桂园壳等)或用蚕茧浸泡桐油后制成,轻巧而脆硬音质圆润响亮。其中使用最多的是葫芦,小的内径1厘米,大的内径50厘米以上,其雕刻工艺奥妙无穷。“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在风筝世界中,形声兼备的南通哨口板鹞是难得的名副其实的艺术瑰宝。”

板鹞由于装载一整套音响设备,有一定的重量,因而放飞时对风力有一定的要求,大型板鹞要六级以上风力,小型板鹞也需要五级风力才能稳定升空并发出正常音响,这和我国北派风筝以及世界各地的无声风筝通常只需一至五级风力形成了气象条件的反差。“从前,南通放鹞子是件村民中的大事,放前要供在堂屋里,香烛纸马,恭敬如仪。放飞时要由一个身强力壮,经验丰富的老手作‘头把手’,带着十几个人拉绳,还有一组人扶着风筝放飞,叫‘丢’。风筝如一飞冲天,则人们欢声雷动,认为这预示着一年的丰收,万事如意!”李海峰形容道。

“传统风筝不仅仅是供大家消遣娱乐的器物,而是艺术,是承载文化的艺术品,一代代传承传统文化是其最大的叙事功能。”黄玉珠说,无论是哪个派别、哪种类型的风筝的产生,都是源自于民间百姓的生产生活实践,有很深的地域文化烙印,在手口相传过程中按照其固有的属性、功能进行着文化叙事,表达风筝本身承载的内涵,“这四门功课不单单涵盖了风筝的生产过程,实际上是在传统文化传承的层面进行的叙事和表达。”

而现在他对传统风筝的这种叙事功能产生了深深的忧虑。“现在文化传承却遭遇到后继无人的尴尬局面。”黄玉珠称老一辈风筝制作者为工艺精湛的“匠人”:从选料开始到破竹、劈竹,打竹筒,削成竹木、竹捏、竹蒂,有十几道工序,要把竹子劈成头发丝这么细,一刀下来,劈成两根竹料,一毫米一根,上下宽窄粗细全一样,然后拿出一根竹条,一刀拉出个平面来,四刀拉出四个平面,拿卡尺一卡归方,还要在一毫米的逐条上面开榫打卯,榫卯结合,而且这个榫进去,咔吧一声,插进去,再拔可就拔不出来了。“这不是一朝一夕能练就的功底,年轻人不热衷这个,屁股坐不稳,一架风筝从拿到谱到做成,有的一两年,现在做小工一天都要一两百,如果按这样的报酬计算,风筝不可能卖那么多钱,根本不等价,过去很多人做风筝是为养家糊口,父一辈子一辈,家族传承。”

意境的衍绎:以运动形态表达特定的时代精神

运动风筝是舶来品,但寻祖归宗它的根还在中国。前面提到,美国航空博物馆进门第一个展品是中国的风筝,也就是说中国传统风筝是现代飞机的鼻祖,而运动风筝的制作也正是受到飞行原理的启发。所以运动风筝流变的源头还在于传统风筝。

上海真新特技风筝队队长顾麒是国内最早一批从事特技风筝放飞的人,他见证了运动风筝在国内从无人知晓到广泛普及的发展过程。“95年运动风筝开始从国外传进来,那时,我们几个发烧友就开始练习,想着怎么带动更多的人来玩,退休后的黄玉珠就是在这个时候加入了这个风筝队。“当时我们代表了国内运动风筝的潮流,我们用什么,后面就有人跟着用什么,我们用什么风筝编队,其他队伍也用什么风筝编队,每次赛事其他队伍都以打败我们为目标,在这种良性竞争过程中,这项运动开始大规模普及。”顾麒说,到2005年前后,运动风筝开始铺开来,在国内各大风筝赛事亮相,2008年之后受到官方重视,开始真正普及,各省市都有专项的特技风筝队。上海真新特技风筝队在2011年拿到国家级官方颁发的第一块金牌,从2012年、2013年连续蝉联了潍坊国际风筝邀请赛的冠军,之前绝无仅有,真新特技风筝队也受到国际赛事主办方的邀请,并代表国家走出国门参与国际赛事。

然而,这个成长的过程是一波三折。“刚开始我们想做花式芭蕾,很难,电脑上找视频,但只能看到风筝的动态,看不到操控的手势,我们只能根据运动的轨迹去摸索,花了大半年掌握了运动规律,当时风筝的性能不是很好,很多动作也做不出来。“我们六个人要编队了,每人花七八百买了风筝,早上去的时候是六支新风筝,晚上回来的时候没有一支是好的,全部放烂了。”黄玉珠说,“后来花了五千多买了进口风筝,动作效果立马就出来了。”

运动风筝最大的奇妙之处是风筝与音乐的搭配,这是运动风筝叙事的表现形态。每个运动员利用自身技巧,通过风筝和音乐表达故事,我们称作“衍绎”,用动作来表达音乐的内容和情感,用音乐来演绎风筝的运动形态,这就是运动风筝的叙事和抒情的境界。“南通板鹞风筝真正诠释了空中芭蕾舞精髓,芭蕾舞没有语言、没有对白台词,但是能让人理解芭蕾叙述的什么故事,主人公是什么心情,我们是通过对风筝飞行路线的设计、动作的快慢疾缓和高低轻重来进行叙事,异曲同工,一个在舞台上一个空中。”黄玉珠说,。

“风筝如何与音乐巧妙配合,让音乐更好去诠释风筝,讲述故事?这是目前国内运动风筝发展的一大瓶颈。”顾麒说,很多玩家不理解,音乐是音乐,风筝是风筝,完全脱节了,运动风筝一定要先有音乐,根据音乐编排动作很有美感,而如果有了动作再去找音乐很难,因为音乐的动作跟你的节拍格格不入,现在国内有这个盲区,急于求成,我想参加比赛,拿成绩,就搞急就章,草草设计、编程,真正理念性的内容没有,跟国外成熟的经验接轨很少,走不通的时候又重新回过头来重新学习,这是目前国内运动风筝发展的一大困局。此外,裁判水平低是制约这项运动发展的重要瓶颈。“裁判素质的高低,决定运动的提高程度,跟国外相比,国内运动风筝最大的差距就在裁判这个环节。在国内运动风筝圈子里,运动员水平的提高速度远远高于裁判成长的速度,不懂运动风筝的人怎么裁判运动风筝比赛,运动员给裁判员上课,这是本末倒置。”顾麒和他的队员十几年来一直在努力为化解这两个瓶颈进行努力,上海真新特技风筝队的成长就表明:他们正通过自身的努力来提升运动风筝的发展水平,他们也渴望诠释运动风筝的流变与整个时代、社会的变化存在着什么关系。

像花式游泳等一些体育运动项目一样,运动风筝在某种程度上是在表达一种时代精神,这跟传统风筝的文化叙事不同。“工厂化的生产制造流程和门槛低、上手快的特点决定了运动风筝的快速普及。而传统风筝放上天就不动了,没什么看头,很难理解风筝制作人,从破竹开始的一道道工序,通过绘画来表现某种意境,风筝飞起来,有一种成就感,这是运动风筝玩家所体验不到的。”顾麒认为,运动风筝是时代造就的产物,现代人迫切需要通过某种器物或运动方式来延伸身体功能,而运动风筝恰恰通过空中飞行的各种形态来表达更多的内涵和意义,上面提到表达某种喜怒哀乐等情感是一种层面,运动风筝还能够表达社会文化心理和更高更强的运动理念,尤其是团体运动风筝讲究团体合作的团队精神,把现代人际关系和现实生活运行规则、规范在运动风筝中得到强化和提升。“运动风筝没有画面,体现不出文化底蕴,但通过使用技巧,通过动作节拍配合音乐却能演绎出某种特定的意境和时代精神,所以运动风筝与传统风筝叙事的差别在于:一个通过外在形态表现理念和意境,一个通过静态美学的规范内在性表达文化内涵。”顾麒说。

品牌的传播:以风筝赛捆绑营销“产业链”

如东位于黄海之滨,长江之北,古人谓之“潍南江北海西头”。原为沙洲,后沙滩与陆地相连,有着大片平坦的沙滩,为放风筝提供了良好的条件。每年从农历正月直到清明,都是放风筝的好时光,当地的俗谚说:“鹞子口声急,明朝雨打壁”、“鹞子满天飞,家家有得收。”可见放风筝活动已与当地人民的生活有着密切的联系。“板鹞风筝有很深的地域文化积淀,跟玩风筝的人说南通、如东他们未必知道,但是说板鹞风筝他们就知道,好像是先有了板鹞风筝后才有南通、如东一样,我从小玩风筝,是了解了板鹞风筝之后才知道了南通,可见板鹞在这里的文化积淀有多深,传承得有多久远。”黄玉珠说,“板鹞风筝的雕、扎、绘、制,凝聚了这块江海平原上历代风筝爱好者的聪明才智,积累了他们一千多年来的心血和在天地之间借助自然风力取得的实践知识。”

所以风筝天然地与当地民间习俗、传统文化共生共长共兴。如今,提升文化软实力,打造地域品牌成为发展地方经济、社会事业,提升民生幸福指数的重要推动力,于是风筝搭台、经济唱戏,成为全国很多地方积极探索的重要方式。其中,潍坊国际风筝邀请赛是目前国内运作最为成功的案例。多次到潍坊参加国际风筝邀请赛的顾麒告诉记者,潍坊赛场是全国唯一一个国际赛场,吸引了海内外争相报名,很多人想尽办法都报不上名。“政府提供政策,企业积极参与,主办方运用市场的规则来进行运作,又走了一条国际路线,就一步步把这个赛事做起来了。让全国乃至世界优秀的风筝爱好者,打破脑袋往这里跑,不得不说是运行的机制很成功。”顾麒认为,这个赛事品牌效应持续发酵的根本原因是主办方采取了“捆绑营销”的理念,把风筝的“产业链”也放进去,“他们把潍坊的农作物产品展销会、蔬菜节、旅游节等全部同期铺开来,借助风筝会的人气集聚打响其他品牌,风筝赛的时候,到潍坊处处能够感觉到浓烈的氛围。”

“潍坊的经验归根到底就有一条:要把赛事的品牌打响。”黄玉珠比较了国内各个城市举办的风筝赛,很多赛事越办越差,原因就是在宣传和运作方式上出了问题,“风筝赛请了哪些队伍,什么级别的队伍,很多经验都证明,请十个烂队,不如请一个好队,主办方要有这样的理念:宁缺毋滥。岱山上一届风筝节邀请了一个世界排名前五的法国队,原本规模不大的赛事,吸引了全国各地几百人报名,从来没有这么火爆,这就是品牌效应。”

自上世纪80年代末举办首届“紫琅杯”国际风筝邀请赛以来,我县已先后举办16届国际和省级风筝大赛,品牌效应不断扩大。如东国际风筝会和精英赛已成为别具特色的国际文化体育盛会,对于弘扬风筝文化,推动全民健身,提升群众文明素质,扩大对外开放,促进经济社会全面协调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在具体运作中,我县也采取了捆绑营销的策略来融合“产业链”,风筝赛与海洽会同期开展,今年又把同期举办了南通江海旅游节的分会场,向来自海内外的游客展示了如东“海港、海鲜、海韵”三海文化名片。

 

蔡珊珊 摄

   
 
 
 
  版权所有:新闻传媒中心 Copyright 2006